二战最恐怖的坦克杀手鲁德尔:击毁500辆坦克

1944年11月,在布达佩斯附近的一次战斗中,他的大腿中弹。不过几天后,他带着腿上的石膏回到了部队。1945年1月1日,鲁德尔被授予带金橡树叶、钻石和宝剑的骑士十字勋章,成为唯一一名这个德国最高军事荣誉的获得者(也可以说这个荣誉是为他个人创立的)。在2月,鲁德尔在法兰克福附近的一次战斗中飞机被地面防空火力击中,右大腿又一次严重受伤,他挣扎着回到了德占区,很快被送往野战医院,并被截肢。然后他被送到柏林的医院,在那儿装上了假肢并很快回到了部队。在战争的最后日子里,空军上校鲁德尔指挥着德国空军的第一个也是最著名的一个“施图卡”近距离攻击/支援联队——第2俯冲轰炸联队“殷麦曼”(殷麦曼是德军一战中著名空战英雄,“殷麦曼跟斗”由他创立,直到现在仍然是空战基本战术之一),他指挥着联队奋斗在东线直到最后的时候。战争结束时,他想带着他的分队进行一次自杀攻击,但被他的上级阻止了,理由是:“在未来的日子里,祖国有可能还需要他。”这也是他唯一不进行自杀攻击的原因。1945年3月他也曾自愿要求飞往被苏军包围着的柏林以救出希特勒。1945年5月8日德国投降时,鲁德尔上校在波希米亚进行了他在“施图卡”上的最后一次飞行。他与美军接触以安排他和他的队伍一起从苏占区飞往美占区并最终获得了成功。后来,他先在英国接着又在法国接受了讯问,并最后被送往巴伐利亚的医院以彻底康复。1946年,鲁德尔离开了巴伐利亚的医院,成为了一名公路运输承包商。1948年,他去了阿根廷,为国营飞机制造厂服务,同时也参加了一个由逃脱的纳粹分子组成的类似于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组织。

1951年,鲁德尔出版了两本书:《我们前线将士对德国重整军备的看法》和《戳进梦想的匕首》。在第一本书里,鲁德尔认为前线将士是为了反对布尔什维克和东方的“生存空间”而战;在第二本书里,鲁德尔不仅谴责那些企图刺杀希特勒的人为叛徒,而且认为国防军的高级军官们也要和叛徒们一起承担失败的责任。鲁德尔谴责那些企图刺杀希特勒的人是因为他们造成的混乱使盟军入侵欧洲成功,谴责那些国防军的高级军官们是因为他们没有认识到希特勒的军事天才而且总是在背后反对他。这两本小册子也说明了一些他对战争的看法(太没眼光,为什么人总不能适可而止呢?)汉斯·乌尔里希·鲁德尔在50年代早期回到了德国并在1953年出版了他的战争日记 Nevertheless (意为尽管如此)。对于是否允许日记出版曾引起一场争论,因为他是一个著名的纳粹分子,1953年正是大多数人民试图忘记过去的时候,纳粹分子们成为了政治家和企业家,日益增长的工业生产和经济活动是人们首要关注的。最后日记还是出版了,鲁德尔也继续着他的体育活动并曾担任过一个极端保守党的政治代表,但总的来说,他的政治生涯是不成功的。这位“施图卡王牌”1982年死于德国。1984年他的日记再版,两位伟大的盟军飞行员道格拉斯·巴德和皮埃尔·克劳斯曼为之作序,给予了他极高的评价,相信他们对鲁德尔的政治倾向也不是很清楚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