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几内亚:一半天堂一半地狱

GDP是衡量一个国家发展水平的标准吗?一般情况下,国际上将一个国家的GDP总量作为衡量该国经济水平的标准,即使是民间市井茶余饭后,也不免计较这三个字眼去衡量当下的社会水平。

一般来说,人均GDP是作为衡量国家经济水平的,但是还是要看“基尼系数”的。也就是一个国家居民收入差距的指标。这在全世界范围内要寻找案例并不难,就比如沙特阿拉伯一直以来出现在人们视野的基本都是富人一样的生活,但其实还是要看整体居民收入差距的。

GDP可不能真正作为衡量一个国家的标准,有此结论,也不只是空穴来风。许多事实,往往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事实打脸,才够服众。

若是我们站在自己的地盘看自己,还看得不够鲜明,那么笔者恰好可举出一个国家以作证实。

这个国家就是位于西非地区的赤道几内亚,一个很默默无闻的国家,却给人一种闷声发大财的感觉。原因就在于赤道几内亚的GDP水平是非洲的顶峰,早在2008年时,人均GDP就已经是2.3万美元。

要知道,同时期我国的人均是3468美元,赤道几内亚就高出了我们6倍,当年该国的人均甚至比号称“汉江奇迹”的亚洲发达国家韩国都要高。

有人会有疑问,这样漂亮的数据,能够上发达国家的门槛了吧,相信该国国民应该是生活在天堂一般了吧。

事实却恰恰相反,这个国家不仅不是发达国家,还是全世界公认的最不发达地区,其国民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一个人口仅有小几十万的非洲小国,就有68%的人民喝不上水,有63%的人民无钱治病,婴儿的死亡率更是高达69%,人民过着吃了上顿饿下顿的日子。

赤道几内亚,位于非洲西部的大西洋沿岸,国土分为海岛与大陆两部分。其中最大城市位于大陆,而海岛马拉博则是赤道几内亚的首都。

首都生活着绝大多数的政治精英,将海岛与大陆隔绝开来,仿佛是上帝之手区分出来的“贵族区”与“贫民窟”一般。

纵观世界近代史,能以“杀戮”治理国家的一国领导人,真的是寥寥无几。即使是有,如今坟头草也已三米高。

1924年,马西埃出生于西属几内亚木尼河省蒙哥莫,也就是后来的赤道几内亚。当时还在西班牙的殖民统治之下。

相比于当时惨遭压迫的其他原住民来说,马西埃还算幸运。出生环境的优越,让他有机会接受到比普通人“多一点”的教育。

不过马西埃大概不是一个能以学识救国的伟大人物,从小学到初中,他的学业都是平平无奇。这在之后考西班牙殖民政府的公务员时就可以看出。

从学校出来,他进入了咖啡种植园工作,并在几年后进入西班牙殖民政府任职。不过想要吃“官家饭”,总是要表现出不同于其他人的学识水平吧。

这也就是考公务员了,没料到马西埃竟然连续三次都没能“上岸”。水平虽然是有点让人着急,不过对于这个“富家子”能够在屡次失败没被打倒反而继续死磕进入西班牙殖民政府,显然这是一个对西班牙有着赤胆忠心的青年。

当时正值二战后独立浪潮,许多在非洲有属地的欧洲国家,都纷纷在物色“接班人”。

比如英国和法国这两个在非洲殖民地的大头,都纷纷推出了自己在非洲的代言人,事后也证明了这些人可以保留本国在当地的影响力,还能为自己看后院,保留更多利益。

所以这选择接班人,对宗主国政府忠诚,是很必要的。但仅仅有忠诚是不够的,还得是一个短视,不会一门心里建设国家最终还跟别人眉来眼去玩左右逢源的反骨仔。

毕竟把赤道几内亚交给一个原先殖民政府的班底,还不如给这个“忠诚憨厚”的青年一个机会,毕竟前者颇有根基,后者怎么也只是一个政治菜鸟。

于是在第四次考试中,马西埃受到了殖民政府的青睐,又在短时间内成为蒙哥莫市的市长,并成为议会的议员。

一个政治新人,短时间内接手了自己家乡的一把手,这可谓是衣锦还乡,风光无限了。既然如此快速地提拔了马西埃,那就是将他当成赤道几内亚的管家预备人才来培养的。

兴许是马西埃的功夫了得,得以让西班牙政府越来越信任他的忠诚。果然,成功独立的赤道几内亚,在进行总统大选时,西班牙政府推了马西埃一把,成功击败了几位赤道几内亚的解放领袖,成为了赤道几内亚的第1任总统。

对于西班牙来说,独立已成定局,推出一个可以操控的傀儡政府,那就是顺水推舟的事。

在非洲内,他开始宣扬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向民众们许诺生活在自由平等的国家,每个国家都有平等的权利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政府的权利。

在他遣返西班牙人的运动中,赤道几内亚的外交部长还曾经劝告。毕竟国家百废待兴,人才逐渐流失相当不利,赤道几内亚就是太缺教育人才和工业人才了,就算不考虑这些,也要考虑一下建国初期能不能承受西班牙的怒火。

在这一时期,他也怂恿国内青少年仇视留在赤几的西班牙人,并让青少年对他们进行迫害,导致赤道几内亚逐渐混乱。

有钱就有女人,而政府机构就是花钱的,更何况如今政府所有部门都是自己家族人把持的,都是一群政治菜鸟,如何知道运作政府呢。

于是他开始在政府花费上下手,把那些不会干的部门都砍了,最终就留下了警察、军队和总统。

尽管如此,他也没少克扣军队和警察的工资,谁要是敢来讨工资,兴许他今天高兴了会让你下次一起给,不过越想越不高兴,那可就没下次了,因为明天睡哪里都不知道了。

1979年,因为克扣军队费用,马西埃的侄子,当时赤道几内亚的人民武装力量部副部长奥比昂集合了一批军官发动政变。场面并不血腥,因为政府早已烂到骨子里了,俘虏马西埃也并没有付出太多的周折。

原以为最信任的是自己人,没想到最危险的还是自己人。1979年9月,马西埃被判处叛国、屠杀、贪污以及种族灭绝等罪名,由奥比昂雇了六名摩洛哥卫兵,将自己的亲叔叔射杀。

这个赤道几内亚人的噩梦,就此结束了生命。而在他11年的执政生涯中,被马西埃杀掉的就有6万人,逃亡他国的占了全国半数。留给奥比昂的,真的就是一个原始社会了。

从接手过这个烂摊子开始,军方出身的奥比昂,在生财手段方面,除了效仿马西埃绑票外交,还能有其他的选择吗?

尽管在奥比昂执政以后开始发展咖啡种植业等农业以及部分工业,但是这样一个落后的国家,以农业为支柱显然是不能在后来2008年达到人均GDP超2万美元的华丽翻身的。

这就不得不感慨奥比昂还是有天眷顾的。马西埃执政11年尚且没能发现石油,而在他执政的几年后,竟然在赤道几内亚海域发现50亿桶石油。

这50亿桶石油相对于科威特、委内瑞拉动不动上千亿桶石油来说,显然是小巫见大巫,但是对于饿疯了那么多年的赤道几内亚来说,麻雀再小那也是肉。

更何况当时的赤道几内亚,30万人都不到,这样的石油储量,养活这点人口还是有富余的。看看中东那些富得流油的国家,人口不足沙特零头的赤道几内亚,这未来的日子是真的要明亮起来了。

不过话说到底,石油开采也是有点难度的,赤道几内亚多年的混乱政治,工业基础太过薄弱。想要赚石油的钱,就不得不咬咬牙外包出去跟别人分钱。

再看看穷苦的民众,在发现石油之后生活依旧照过,似乎没有因为这个天降横财而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政治家族操持收入,大肆贪污,平民活在本土也依旧是过“黑奴”的日子。

虽说工业问题难以攻克,与他人分一杯羹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政治家族把钱收到自己手里,就与马西埃曾经宣扬的“让人民平等自由的活在这片土地”相悖太多。

最终,开采石油的项目由美国的石油开采公司承包,作为产地赤道几内亚,却只能在石油收入中抽成12%的收入。

仅仅是这样的收入,积少成多也足够让赤道几内亚加上的那小几十万的民众的收入加在一起再平均,人均GDP就此翻一番。

但要记住的是,这只是人均,而在赤道几内亚这片奇葩地域来看,人均根本上就与平民毫无关系。赤道几内亚的平民可支配收入,连800美元也没到。

再看看奥比昂的儿子,骄奢淫逸一天就要花费掉将近4万美元,这些政治家族若是有心,他们的国民缺水率,死亡率也就不会居高不下了。

所以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赤道几内亚的人均GDP如此高,因为政治家族拿大头,带动了整体的平均值。

不过如今,这个国家的政治家族贪污丑闻,越来越在新闻上刷屏,而在国际上也有许多赤道几内亚的反对派在外雇佣兵打算推翻自己的国家。

两千年前的儒学经典《论语》曾说过这样的话“民不患寡,而患不均”。为什么这样说,可以试想,当赤道几内亚的居民连饭都吃不上,而那些政治家族也吃不上饭,那也就得过且过了。

奈何赤道几内亚的人民似乎也已麻木,政治精英们集中在首都马拉博之上,平民生活在大陆之上。也就只有外部势力频繁雇佣兵来到赤道几内亚寻求推翻奥比昂政府。

然而首都定在海岛马拉博之上就是有深意的,相对赤几大陆来说相隔较远,有足够的缓冲时间,大陆也无法脱离富庶的首都进而独立。

并且赤道几内亚还是西非海岸数一数二的“强国”,仅次于尼日利亚。说是强国,也只是相对于周边国家来说。

赤道几内亚海陆空三军人员加在一起也就3000余人,其中海军就100多人,其中主力舰艇有一艘2500吨排水量的护卫舰,一艘1460吨排水量的巡逻舰,两艘鲨鱼级巡逻舰,排水量72吨。

就是这样的海军,只要尼日利亚不挑事,也足够让他们驰骋大西洋东岸,护卫马拉博防止大陆揭竿而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